骑马与砍杀中文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0|回复: 1

[原创] 【相关短篇】生日礼物

[复制链接]
鲜花(100) 鸡蛋(68)
发表于 2018-6-15 20: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于,要到那一天了吗。

伊恩脸色发青,双手拄着膝盖坐在一张圆凳上,面前的桌子上是一个长条形的精致盒子。

即便是桌子对面的艾斯特斯也能清晰地听到他砰砰的心跳声。

“老大,时间要到了。”艾斯特斯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来说道。

“我……还能回来吧。”伊恩略带颤音地问道。旁边年幼的艾斯德斯心里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伊恩看到之后脸色更黑了:“萝莉都哭了,看来吾命不久矣。艾斯特斯还不赶快哄哄你妹,你妹啊!”

说着,伊恩猛然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的盒子塞进了跨袋里,一脚踹开了酒馆的大门。

“我走了,祝我好运。”


一月初的北卡拉迪亚,北风呼啸着席卷了一场又一场的暴风雪到来。苏诺以北的广袤土地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雪白的世界,在这个万物沉寂的世界中,一匹快马在茫茫风雪中狂奔不止,冲散了一丛一丛的雪花。

前边就是尤河大桥了吧。伊恩这样想到,紧跟着又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过了尤河大桥,就是那个令人怀念,又让人伤心的禅达了。


轰隆一声,巨大的水龙腾空而起,将毫无准备的伊恩直接冲进了河里,掉进水中不知所措的伊恩扑腾着双手,感觉到一股气息迅速逼近。几毫秒的时间里,伊恩终于找回了平衡,稳住身形,只见一股激流窜至,情急之下伊恩只看到一张面容姣好有些熟悉的脸,接着顺手拔出了腰间的王者之剑,一股金色的气浪猛地在水中炸开,涌动的水流推着他与偷袭者之间隔开了一段距离。

“喂,我说你啊,什么时候能老实一点。”伊恩恼火地对着对面一袭白衣的女子说道。

他突然发觉自己已经不在真实,或者说原本的世界了,这里是第四维。

周围仿佛成为结晶一般静止不动的水流将耀眼的阳光折射到了水底,将这一小片空间照得通明。

白衣女子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东西:“我只是打个招呼开个玩笑而已,至于吗居然对我骂骂咧咧的。”

“……,我什么时候骂骂咧咧了。”

“真让人伤心。”

“……,行了,叙旧就到这里吧,我去禅达还有要紧的事呢。”

“要紧的事?教团还是她?”

“……,好了我走了。”伊恩偏过头,消失在了这一方空间中。

“果然,还是去找她的呢……”带着一丝苦涩的微笑,白衣女子的身影也渐渐消失。

大桥上的马儿一脸蒙蔽地看着已经不再翻起水花的河面,想着是不是自己的主人淹死了自己就自由了呢?


进城之后,照例先去了苏克的酒馆。大雪隆冬,酒馆里的酒客十分稀少,只有寥寥几人坐在酒馆的角落中喝着闷酒。

进入酒馆,伊恩径直走向了吧台。

“一杯雪莉,在这喝。”

正在擦杯子的苏克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不速之客,顿时喜笑颜开。

“哟,好久不见了大恩人。这种天气来禅达,要么就是暗黑教团已经入侵了,”苏克倒了一杯酒搁在了伊恩的桌前,“要么就是因为‘她’吧。”

“咳,最近教团的活动比之前频繁许多,我是不放心才特地来和禅达通通气的。”

伊恩低着头看着桌面,一本正经地说道。

苏克看着他,会心地笑了笑。

“先不陪你了,我还要做菜。”苏克说着,拍了拍伊恩的肩膀,转身回到了厨房。

宽阔而阴暗的房间,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伊恩望着熊熊燃烧着的壁炉的眼神有些迷离,思绪飘散到了不知多久以前还仅仅是一个落魄佣兵的自己身上。


“那么,据你的情报,暗黑教团的势力范围已经伸向了罗多克和库吉特这样的内陆地区?”

阿拉西斯伯爵抿了一口红茶,徐徐说道。

“近期的话,在维鲁加大城附近的罗库边境已经开始有猎杀者活动了,人数不多但是活动很频繁,不排除有在内陆建立据点的可能性。”

伊恩看着面前这位衣着雍容华贵贵,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种上位者姿态,面容瘦俏而冷峻的伯爵,这是他最厌恶的人。

却也是他并肩的战友。

“这种天气,北海沿岸的水域已经基本封冻了,巡逻艇已经两周没有出动了。别说是暗黑教团,就是纳吉尔法来了都不可能上得了岸。”

伊恩点点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交流的了。


时值新年,街道上的各家各户都尽己所能地将自己的家装饰得有模有样。对于商业为生的禅达人来说,新年是用来休息、团聚的日子,家人会在新年的这几天聚在火炉前,分享自己一年中收获的奇闻轶事。

这是一月三日的黄昏,广袤的禅达城中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伊恩静静地站在一间二层小楼前,手指不安地在身后背着的面料粗糙的跨袋上摩挲。

想必她是在读书,伊恩甚至能想象出她头发湿漉,穿着软绵绵的棉质睡衣趴在床上看书的情景。

仿佛是不久之前,他们还奔走在整个卡拉迪亚传递着教团即将入侵的消息时,在某个难得悠闲的午后,伊恩把自己多年的藏书借给了她。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她的目光停留在那一页页薄薄的纸页上久久不能移开。从小在禅达接受训练,通晓卡拉迪亚中各种文字和语法的她,却从未读过这种东西。

那本书伊恩再没有要回来过。

心脏咚咚得跳个不停,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其中不停奔流着。

伊恩的手几次举起,最终还是慢慢垂下。


回到苏克的酒馆,伊恩点好晚饭,坐在座位上,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在静静地流淌着。

不就是给个生日礼物嘛。

半夜偷偷送过去好了,当面给她要是恼羞成怒该怎么办?

你还是男人吗?

伊恩一边给自己不停地找退路,一边又在脑海中疯狂地嘲讽、挖苦自己。

我这是受虐狂吗。

也许是吧。

喂你这样说自己真的好吗?

一月三日的夕阳缓缓落下。


第二天早上,晴空朗朗,阳光洒在昨夜的积雪上,让落破的、城墙上到处都是悠久历史留下的印记的禅达城也变得蓬壁辉煌起来。

伊恩懒懒地称了个懒腰,打出一大口哈欠,慢悠悠地下到酒馆一楼点了苏克酒馆的豪华早餐。

“土豆、土豆泥、窝头和咸猪手……”看着面前花了他六十个第纳尔的豪华早餐,伊恩的额头上青筋直蹦,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要一剑劈了这个黑心老板。

突然,伊恩感受到了一阵寒意,但还没来得及反应,刀刃就已经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哟,我说是谁呢,大半夜的招呼也不打就鬼鬼祟祟地进到别人的房间,留下一些可疑的东西又逃之夭夭,原来是圣王传人啊。”

熟悉的声音,伊恩心里一抖,想要矮身躲开,但耳朵上传来的剧痛瞬间让他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啊啊啊啊啊,放手啊二货。”

“谁是二货!?”

随着力度的加大,伊恩的惨叫已经变成了求饶。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

耳朵上一轻,随着刀剑入鞘的声音伊恩才抽身回头看了看,又紧接着回过了头。

熟悉而亲切的脸颊,不同于以往为了行动方便束起的马尾而是很日常的波波头,身上曾经破旧的灰斗蓬换成了一件很日常的连衣裙。这样子的黛西他还是第一次见。

“生日快乐……”

“我说你啊,好不容易过来恭贺,懂不懂基本的礼节,真让人火大。”

伊恩尴尬地咳嗽一声,站起身转过头去,看到她闪烁着的眼睛又低下了头,紧接着鼓起勇气抬起了脑袋——

“生日快乐。”


这是大雪过后阳光普照的一月初的北卡拉迪亚,也许,即便是这已经腐朽不堪的土地,也终有迎来光明的一天。

评分

参与人数 1第纳尔 +20 魅力 +1 收起 理由
xcdajie(星辰) + 20 + 1 文章不错,继续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鸡蛋

1987422936  在2018-6-16 12:1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鲜花(292) 鸡蛋(30)
发表于 2018-6-18 13:3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_^。

鲜花鸡蛋

林含可  在2018-6-19 19:10  送朵鲜花  并说: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骑马与砍杀中文站 ( 鄂ICP备07001403号 )

GMT+8, 2018-7-18 16:21 , Processed in 0.208938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