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与砍杀中文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有望

热度 1已有 18 次阅读2020-7-31 01:26

那个人爱上她的时候总是在她耳边口嚼着蜜语:那种情感就像花落在羽毛上一样, 悄无声息,在这朴实无华的世界中,你走过后,风是你的,花是你的,雪是你的,月是也你的。后来,大地上吸引来了能工巧匠,将投影仪装入我的眼睛,每当夜幕降临,你的举手投足便在我眼前播放起来呀从那以后,冬天就不再是冬天,黑夜里总是闪闪发光,未遇见你,连桔梗花也感觉怀才不遇。后来,她坐上火车别去了,那个人始终没得看她最后一眼,只是痴痴地望着她留下的车骷颅,天空灰蒙蒙的,闷着雷哽咽,落雨了,雨总是不纯净的,掺杂着零碎的情感降临人世间,冒雨前行的人,雨水总是能侵入它的每一寸肌肤,湿漉的人,零碎的感情反复拼成一个人的模样,思念早已在心中泛滥成灾,却仍要前行,怕人认清他眸中的纯净泪来。望着那个人的模样,朋友深深叹了口气,街头卖桔梗花的小姑娘在坑洼道摔了一跤,满地的桔梗花散了开来,那个人迟疑了些许,还是跨了过去,跨过这花语为‘无望的爱的桔梗花。
“最开始的时候想当英雄 想变超人 想成为被光环围绕的很厉害的人,想做一个很成功的爱人 后来啊 后来只想做一个普通人 养一条狗 一只猫 有一个小房子 和一段回忆。

路过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骑马与砍杀中文站

GMT+8, 2020-8-10 15:31 , Processed in 0.039177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