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骑马与砍杀中文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泡菜万圣大战文创——记初出征的尤蒙刚德(转载)

已有 23 次阅读2021-10-12 11:27 |个人分类:泡菜

记初出征的尤蒙刚德

作者:oxymoron 引用:LND 怪物图鉴 - 骑砍中文百科 (mountbladecn.com)

  尤蒙刚德做了个梦。梦里他冲上了禅达城楼,一个又一个英雄从四面八方扑上,和他战的不可开交。

  “老大老大,又有人来咯!”狂蟒之牙跑进帐来,把巨人从微寐中推醒。
  尤蒙刚德提起盾锤,凑前一望,顿时老大没趣:“才三个人?这怎么打得下去?”
  “现下嘛,是只有三个人,但有了人毕竟还是不一样。老大你想,外面的人平时看到这里没人,自然也就不怎么想加进来。可他们若是看见这有三个人,说不定就心绪一动,自己也来掺一脚。须知人都是从众的!如此人数渐涨,外面的人一看这架势,也就都会陆陆续续的加进来了。”狂蟒之牙循循善诱。
  “可这三个连一转都没有,能坚持到被人看到?”尤蒙刚德望着那三人,忧心忡忡。
  “前几波终究也就小村那种程度,能进到这里的都是通关了小村的人,没问题的。”
  “好吧。”尤蒙刚德勉强接受,打点精神旁观起来。

  可越是旁观,那些遥远的厮杀声就越是挠的他心里痒痒。尤蒙刚德没看多久就坐立不安,屡次把狂蟒之牙一把抓来询问现在的波次数。
  “才第三波?!他们怎么这么墨迹?!”尤蒙刚德把自己的钢盔抓得呲呲作响。
  他一手捞过狂蟒之牙:“让弟兄们带两套小黄套给他们爆去,赶紧把他们身上的破烂换掉!”
  “不行啊老大!这才第三波,设定上还不够爆出全套啊!”
  “可这样下去他们还打个毛线!”尤蒙刚德怒举毒牙。
  “老大老大你看!你快看!”狂蟒之牙双手抱头,眼珠从面盔缝隙中滴溜溜的往外挪。“又有人来了!”
  “嗯?”
  尤蒙刚德把毒牙放下,转头望去。可没等狂蟒之牙喘息几口,迎面就又扑来了尤蒙刚德的咆哮:“他退个鬼啊!”
  “只旁观不下来是为什么?!”他把狂蟒之牙摇得不倒翁相似。
  “求、求大佬势力!”狂蟒之牙扒紧双手。“有些人一看没有大佬带通关,自然就不想做无用奋斗了...”
  “他们不想体验下氪金装备吗?!他们不想看看Boss长啥样吗?!”尤蒙刚德一把将他甩在地上,来回踱步。“他们玩游戏只追求结果的吗?!”

  “老大,老大,第九波了,你看!”狂蟒之牙伸手一指,“又陆续进来了七个人,其中四个转生过的,这次说不定有戏!”
  尤蒙刚德看了看,突然也觉得此番可期,兴奋的搓起了手。
  “那两个id,我们之前见过的吧?”他点了点其中两人。
  “是的,都是上一次打到了最后一波的人,是有经验的!”狂蟒之牙不住点头。
  “很好!”
  尤蒙刚德满意的笑笑,“圣城魔眼守卫出击的那波叫我,我要提前看看我对手们的身手!”
  说着他退回帐内,套上装备开始活动筋骨。他已经开始想象自己终能再踏战场的模样,颤抖的连毒牙都有些握不稳当。

  可直到尤蒙刚德演武演的手都酸了,狂蟒之牙也没来叫他。他掐指一算,离第九波当有大半个小时了,海岛都能进度过半了,怎么会还没到圣城魔眼守卫出击的波次?
  难道连自己出击的波次都已经错过了?
  尤蒙刚德惊出一身冷汗,忙不迭奔出去。狂蟒之牙正在旁安坐,被他一把抓在手上。
  “已是第几波了?!你偷懒没叫我?!”
  “第、第十一波...”
  “什么?!”
  尤蒙刚德高举毒牙。
  “滑天下之大稽!你告诉我他们这么长时间...?!”
  “千真万确!”狂蟒之牙连连摆手。“这一波的隐魔鬼,他们至今还没抓完呢!”
  尤蒙刚德怔了怔,突然泄下气来。

  “还是第十三波?”尤蒙刚德闷坐在地,头也不抬。
  “是...”
  “还剩几人?”
  “五人...”
  尤蒙刚德叹了口气,抓起两把断雷塞进狂蟒之牙怀里。
  “到你上阵的时候赶紧给他们送去,能留一个是一个。”

  大概又过了多久?尤蒙刚德已经懒得数了。他想唤狂蟒之牙过来,才想起对方已经去当了炮灰,于是便想叫个圣城守卫,却依然无人回应。
  他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难道圣城魔眼守卫已经出击了?
  如余烬复燃,尤蒙刚德突然来了精神。他放眼望去,见到城墙下各色元素依次爆发,暗黑士兵尸横遍野。
  他们真的就快坚持到了最后一波!
  尤蒙刚德的心脏跳的战鼓还响。他火速整理仪容,检查装备,暗暗告诫自己要留心塔楼。
  也罢,还精打细算什么?能上战场比什么都强!

  他满腔热血溢于言表,飘到附近的一名暗魔鬼见了,便顺势向他请安。
  尤蒙刚德心情大好,看这平时蹿来蹿去好不安稳的懦夫也是格外顺眼,也顺便向它问话。
  “现在战况如何?”
  “敌方英雄负隅顽抗,但我军三名圣城魔眼守卫正从边墙登城,斗魔鬼们则正从城下左右合围,很快就能围剿敌方英雄。”
  “嗯...不过他们两把断雷,三件圣兵器,恐怕不是那么易与的吧?”尤蒙刚德话虽如此,语调里却尽是愉悦。
  “大人放心,绝无失手可能。五名我族同胞已经将坛子血量偷至见底,他们还全无自觉。”
  尤蒙刚德一愣。
  “当然,那些英雄总以为不往坛子那儿引就不会有怪去偷,可我们要偷家,却哪需要什么理由?”暗魔鬼阴阴的笑起来。
  它随即在一蓬碎芒中消失,下一秒毒牙伴着千钧之势从它方才所在处落下。
  泡菜坛子破碎的瞬间,破碎的东西远不止坛子。

  尤蒙刚德今天也在做梦。
  今天也是孤独的一天。

  记5.27——5.29三日连战尤蒙刚德轶事
  五月廿七
  泡菜群雄复守禅达,尤蒙刚德得知,火速率麾下征服之锤接战。那狂蟒之师军风彪悍,势同虎狼,但泡菜群雄却又何尝不是骁勇无双。两阵相互冲杀,只战得哀嚎遍野,血流成河。待得尤蒙刚德亲提毒牙上阵时,偌大一片战场竟已一览无遗,放眼望去,仅寥寥数人仍在相互厮杀。战至最后,泡菜群雄竟只剩一善医女雄,身形迟缓,疲于奔命。
  尤蒙刚德不耻其所为,大步流星,紧随其后。那女雄见他凶神恶煞,不禁神色惶恐,急上城墙塔楼暂避。那塔楼修得矮门窄窗,甚是紧实,于火流星中亦不曾动摇半分。女雄缩身奔入,见尤蒙刚德于楼口身形受阻,稍觉心安,却不想尤蒙刚德忽地敛锤掩盾,吐气开声,周身从狭口内直挤而入,促不及防之下,被尤蒙刚德一锤击在心口上,倒地不起。
  是夜,虽菜坛安好无恙,群雄却人人胆寒,让出禅达匆乱败逃。

  五月廿八
  远离禅达,群雄心境稍平,复又踏遍天下驱魔除邪。却唯独禅达一座孤墙,每每有人声诏讨敌,群雄尽皆摇手摆头,却是无一人再敢与尤蒙刚德麾下兵锋相抗。
  那尤蒙刚德扣下菜坛不砸,独镇禅达一日,不见大举来犯,偶有数人试险,半晌便即溃败。及傍晚仍未见得人影,仰天长笑,谓左右曰:“当日领兵奉命之际,大祭司曾严叮细嘱:’泡菜群雄皆乃当世豪杰,上能攀峭壁闯遗迹,下可荡迷雾辟峡谷,远渡海岛如平地,畅履巨岩若无物,其力胜巨魔,其诡戏魔鬼。此行你虽精锐尽出,更得不死魔怪相助,依然不可轻敌。’吾口中应下,心里更是负了占壕据险,经年累月的久战之备。怎想这才麾战数场,末日之雷不曾惊空,审判之箭未尝离弦,单征服之锤便将那些个肝胆气魄砸得渣滓涂地,天下英雄闻尤而逃,尽成鼠辈。如此,吾德鲁亚大业何愁不成,暗黑君临指日可期!”
  言毕,遂命侍从撬开坛封,取其中泡菜与全军分食,大犒诸魔,日夜笙歌,禅达城内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五月廿九
  群雄日间一轮奇袭不成,当即鸣金,收拢军势夜间再战。这一番便又是血性之争,群雄个个奋勇杀敌,直逼尤蒙刚德本营。尤蒙刚德见了,亲自披挂上阵,震雷响处,数名英雄应声而倒。余下群雄见了,纷纷作鸟兽散避其锋芒。
  尤蒙刚德正要发号围剿,忽有双雄一牛一豆,于城墙上扭腰摇臀,大肆讥谣。尤蒙刚德大怒,孤身登墙,见二人缩身于塔楼内,不住以兵刃击盾相引,霎时间热血上涌,大步一跨,誓要手诛二人。可那嗜血巨人身高九尺,威猛壮硕,平日于军阵里自是平添威风,在这小小塔楼里却是处处碰壁,施展不开。尤蒙刚德深入半道便幡然猛醒,急要出时,牛豆双雄成对扑上拦了去路,他奋力挣逃却苦于束手束脚,被围在二人中心一阵乱砍狂削。
  不多时,城下哀嚎渐熄,暗黑军阵渐被余下群雄杀散。尤蒙刚德身被数十创,周身浴血,却兀自死战不休。牛豆双雄抵挡多时,也是手足酸软,暗自叫苦。猛听一声如雷怒吼,牛抵挡不及,被毒牙砸扁在地。豆见尤蒙刚德目绽凶光,血淌赤华,受其神威所慑,刀剑滞缓。奈何此时暗黑大势已去,早有群雄从后道绕入。尤蒙刚德背后又中一剑,大叫数声,圆瞪怒目,这才缓缓靠坐于楼壁,再不动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骑马与砍杀中文站

GMT+8, 2022-1-23 03:02 , Processed in 0.05501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