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骑马与砍杀中文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中篇历史小说——最后的芮尔典骑士

热度 9已有 1129 次阅读2009-7-2 17:05 |个人分类:小说|

最后的芮尔典骑士

“别再说了。”哈劳斯,芮尔典王国至高无上的国王,带着沙哑的嗓音,依然不失威严地吩咐道。他正在用右手梳理那乱得不能再乱的头发,左手银灰色的链甲连指手套还未脱下,按住腰间一把柄上镶嵌着猫眼石与玛瑙、用精钢打造的重型护手剑,沟壑纵横的脸上还沾有从城外带来的泥尘,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珠子失去了往日国王的神采飞扬。

一位国王是不应当以这副仪表凌乱、妆容邋遢的形象示人的,可是,当这位国王所统治的国家已然比他那头蓬发更加纠结难缠,那便可以理解了。

 

三年以前,就像回首可见那么近,哈劳斯国王仍然深深沉湎于教他难以忘怀的帝王享受中:从诺德运来的深海奇鱼味道不俗,在维吉亚东部雪域高原挖出的冰块正好用来夏日消暑,来自罗多克西南部湖边的野猴儿好生可爱,在郊外放猎库吉特人送来的野鹿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哈劳斯也可算是一代枭雄了,从卡拉德帝国翻天覆地的一分为二,到卡拉迪亚大陆上风起云涌的五雄争霸,他作为强大的芮尔典骑士的领导者,在群雄并起的乱世游刃有余,在苍茫险恶的草原上开田垦荒,建立一代赫赫功业。虽说在五国同分大陆以后,芮尔典控制的领土远不及卡拉德帝国刚刚分裂后的广袤,但是辖下的城镇与村庄却翻了几倍,国力远远超过芮尔典建国之初。几次王国会战下来,芮尔典人凭着强大的铁骑称霸大陆,其余四国皆伏惟纳贡,哈劳斯国王的享受甚至是古卡拉德帝国列位帝王难以比肩的。

 

自从哈劳斯成为最光荣的胜利者,各国源源不绝地送来珍奇、美酒与珠宝以后,怨恨与失败的阴影便开始笼罩在整个王国的上空。当那一车一车的宝物穿越芮尔典的国土,从乡野到市井流言四起,人们纷纷埋怨他们的国王变得昏庸无能、贪图享乐,烁烁生光的骑士长枪行将锈蚀,铁蹄锵锵的披甲战马将要衰老,芮尔典王国将在下一轮未知的王国会战一败涂地,随时陷落至灭国亡种的灾难中。

所谓空穴来风,事出有因,芮尔典人的忧心忡忡并非杞人忧天。从两年前开始,领主们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安分的活动,或私见了外国来的使者,或接收了一些来自异邦的流亡贵族,或笑纳了外国商队拉来的财货。更有甚者,公然率兵投靠敌国,宣称脱离了哈劳斯的统治。这一年来,叛国的领主竟然有十多个,佼佼者如普拉伊斯、斯达玛、梅尔特、里格斯,这些过去的英雄都曾为芮尔典王国立下战功,为芮尔典的称霸打下了根基,而今他们的离去更造成国内动荡难安的局势。终于,四国密谋颠覆芮尔典的攻略拉下了声势浩大的帷幕。

 

首先,从立国之初便与芮尔典结下不共戴天之仇的维吉亚展开了攻势。因为战争刚刚开始,芮尔典人的武力依旧占着上风,维吉亚军队依靠着绝对的优势,才打开了从雪原进入芮尔典的必由之路——伦迪亚堡,然后就奇怪地按兵不动了。

但哈劳斯已经顾不上维吉亚人的古怪行为,因为诺德彪悍的步卒与库吉特惟一可以与芮尔典骑士匹敌的弓骑手分别从西北与东南进攻。这样经过预谋的攻势是没有悬念的,诺德人很快吞下了瑞泊莱特堡与苏诺——那是芮尔典重要的亚麻油产地,而库吉特人则接管了兵力不足的特瓦林堡和富饶的乌克斯豪尔,哈劳斯的一大笔税收便献到了塞加可汗的羊皮钱袋里。

 

哈劳斯从战争之初对维吉亚入侵的小觑,逐渐看出了四国合谋的端倪。可是他又无暇在自己燃点着销魂香木的书房里仔细斟酌了,原因便是罗多克人把他“请”出了芮尔典的王城帕拉汶。

在这之前,罗多克的长矛兵很快便把属于芮尔典领主格鲁恩沃德的格鲁恩沃德堡收入囊中。在卡拉迪亚大陆中,以领主命名的堡垒可谓少之又少,而格鲁恩沃德堡恰恰是其中之一。可怜的格鲁恩沃德,他这辈子都不能回到自己的领地了,纵然他在之后的战役中一直死死守护国王哈劳斯。

而帕拉汶的护城堡垒——雷恩迪堡,倒是把敌人拖延了足足半个月,这得归功于它的新主人——戴格兰纳;而换主人的原因很简单:原本的占有者斯达玛已经投敌了,这里变成一座空城。素以深谋远虑著称的戴格兰纳果然名不虚传,在敌人真正来袭的前一周已经作好御敌的防备,一轮酣战下来竟然挫败了罗多克人势不可当的锐气。

罗多克的主帅眼见硬碰不过,便向位于东面已经属于库吉特的乌克斯豪尔发出求援的羊皮纸,而库吉特人也很仗义地来了,雷恩迪堡承受的压力百上加斤,失守只是时间问题。哈劳斯左思右想了二十多天,终于得出了戴格兰纳应当留在自己身边的结论,迅速派遣使者召回他的心腹领主。

可惜,还是太迟了。虽说帕拉汶离雷恩迪堡的很近,使者早上徒步出发,午后便抵达了,但脚力怎么快也不可能比人死去的速度快——戴格兰纳在中午又一轮防卫战中,被一名罗多克狙击弩手命中肩胛骨,尔后伤重身亡。肩胛骨虽然不是要害,但他在负伤后依然坚持奋战,奈何力战不支,被活生生扎了数枪,失血过多,没治。

正因为戴格兰纳的死,整个战局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芮尔典士兵的士气迅速崩溃,雷恩迪堡不攻自溃,而那数百名城堡守军能逃回帕拉汶的只有不下二十名。

 

没有迎回戴格兰纳,却收到了他的死讯,哈劳斯国王此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弃城!浩浩荡荡一千多人的队伍,却垂头丧气如丧考妣地跨过芮尔典的原野,真真是卡拉迪亚史上罕有的奇观——从没有规模如此庞大的败军之师。

当然,芮尔典人的骨气不会全败在哈劳斯的手上。当弃城的命令传出后,帕拉汶的新兵训练营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对于这些新兵来说,保卫父辈的土地便是他们从军的理由,而苏诺和乌克斯豪尔的沦陷更让他们生出宁战毋退的死意。这些不愿意和那些撤走的军人一道,同时背负那败军失地的臭名,而是选择了背水一战。只有一百来名的新晋士兵,正缺一位有足够能力的领导者,此时新兵中的一名贵族青年站了出来,开始了疏散城中老人妇孺、组织守卫民兵的工作。这么青年贵族的家族正是帕拉汶中赫赫有名的尚武家族,他的祖上——远自古卡拉德帝国时代,是靠着战场上砍下的一百个人头换来世袭的爵位,这些年来马革裹尸的家族子弟都广为人知,因此这名青年担此重任合适不过。

命运女神不再青睐芮尔典人了。城中的妇孺只撤出了一半,罗多克与库吉特集结而成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并迅速搭起数道云梯向城池发起攻势。这些新兵即使连战斗的基本功也尚未扎实,民兵们也毫无战场上的经验,但正如从古卡拉德帝国流传下来的众多故事的情节,他们却成为了以一当十的勇士,身无尺铁后即展开肉搏战,誓死不降。也正如那些传说的情节,这些帕拉汶的保卫者也最终被消灭殆尽,来不及逃脱的女人和孩子……只要你知道库吉特人的彪悍好战,就能猜到这些苦命人的结局。

 

哈劳斯国王可不知道这些,他更不会知道那些最后的守城勇士为他抵御了第一波猛烈的攻击。目前与他一同“出游狩猎”的领主只有三位,手下的兵力不过一千五百左右,虽说不少,但他已经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现在的哈劳斯还可以去哪儿呢?收复失地?别扯淡了,当然是去找掩护——北方的德赫瑞姆,芮尔典最后的城镇,四位领主正在那儿恭候多时了。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领主哈尼哥斯,芮尔典又一有功之臣,放弃了曾经效忠的祖国,因此军队途径的哈尼哥斯堡已然暗中投敌。一千五百人的队伍被哈尼哥斯率领的五十名重骑兵拦腰打断,受袭的步兵难以抵御,死伤一百多人。而哈尼哥斯本人则被格雷恩沃德率领回击的骑士撵到了东南方,结束了这次伏击。

 

让哈劳斯感到困惑的是,连一个德赫瑞姆的市民都没有来迎接他们的国王,街道上家家户户竟是大门紧闭,恰如一座死城。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国王被背叛,领土被侵略,军队被击溃,如今连民众也背弃了自己的君主,哈劳斯在三年来第一次感到了巨大的挫败感。

可是兵贵神速,时间不允许他再多作感慨,手下的五百名芮尔典骑士与不足一千名步兵与弩手很快加入了城防。德赫瑞姆没有哈劳斯的行宫,他只得在当地领主的大厅展开军事会议。

 

“君上,我以为当务之急是巩固好德赫瑞姆的城防以及周围几个地区的护卫。”蒙特维尔摘下了他引以为傲的大翼盔,搁在榆木做的长桌一角。“眼下,凯尔瑞丹堡在死死守住诺德人从河上横渡进攻的路线;温科德堡仍可以有力地拖住维吉亚人的兵力;北面的德其欧斯堡依靠着高地的优势,是我们现在最有防守力的堡垒;哈伦哥斯堡已经成为一座空城,宜马上填补此地空白。”

“好吧,这些事儿就交给你了。”哈劳斯揩了一下额上的汗,想把心情平伏下来。“告诉我,谁该去哈尼哥斯堡?”这个问题确实应该考虑,若罗多克人与库吉特人的部队朝,哈尼哥斯堡将首当其冲,德赫瑞姆能否依旧悬着芮尔典的国旗便看这里了。

“我去!”说话的正是格雷恩沃德,可能是芮尔典最忠诚和最可怜的领主了。“狗娘养的,老子跟那些野蛮人拼了!敢抢我的地盘?!我会把那些虱子一只一只地捏死,捏死!”说着便用拇指不断按压粗糙的桌面。

“不行!我会派伯兰兹去的。”哈劳斯把双臂抱在胸前,看似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位沉着刚毅的国王。不过他的判断的确没错,格雷恩沃德正在气头上,现在只有一股蛮力和怒气,如果让他去守那个战略要冲,只怕损失更大。而伯兰兹刚才一直倚在墙上,沉默不语,眼里却尽是叫人胆寒的杀意。

“了解了。我会守住哈尼哥斯堡到最后一刻。我会守住芮尔典到最后一刻!”伯兰兹一字一顿地领受旨意,那也正是他那种木讷刚毅的风格。

两位领主离开德赫瑞姆各奔东西了,一位为了芮尔典后方的稳定奔波劳碌,另一位以自己的方式诠释爱国的价值。

 

伯兰兹带走了德赫瑞姆的两百名精锐步兵和一百名狙击手,急行军两天后抵达哈尼哥斯堡。可是,这位芮尔典的英雄最终走向了不朽,而整个大陆不会有人质疑他的忠诚与能力,包括死在他剑下的敌人。

罗多克-库吉特联军首先佯攻几轮,刺探兵力,待维吉亚的援军从东方的伦迪亚堡绕过温科德堡到达哈尼哥斯堡,最后组成了一支两千人的攻城部队。苦战三天三夜后,城中的步兵与弩手都拼完了,伯兰兹仍然死战不退,手执巨剑,力拒强敌于城头。战役的结局,哈尼哥斯堡沦陷,伯兰兹的尸体被安葬在西面的雪峰之下,永恒地守望着曾经属于芮尔典的土地,他的故事成为了辗转各地的吟游诗人口中叫人动容的英雄传说。

战争中的英雄从来都难以逆转已成定势的战局,后人只会为他们的命途蹉跎而唏嘘不已。哈尼哥斯堡的沦陷等于德赫瑞姆的胸膛已经暴露在大敌面前,芮尔典的灭亡指日可待,已不再是妇女们吓唬小孩子的床头故事。

 

至于流转各地打理军务的领主蒙特维尔,终究也无法与德赫瑞姆一起共存亡。当他的坐骑驮着蒙特维尔那扎着数支冷箭的尸体回到德赫瑞姆的大门时,同去护卫的十名芮尔典骑士已经可怜地葬身在荒山野岭中。

局势迅速而不可挽回的恶化彻底地击醒了哈劳斯国王。昔日的马背少年,昔日的血战英雄,昔日的大陆霸主,在今日竟丢掉了大半个王国,尝到冷冰冰的众叛亲离,国家从此大势已去、一蹶不振。哈劳斯,终于爆发了最后的愤怒,正如代表芮尔典王国的兽中王者——狮子,纵然身患重疾、遍体鳞伤,但一头曾经称雄的病狮也总有生命中最后的威猛。

哈尼哥斯堡沦陷的消息传来,整个德赫瑞姆不像往日那样人心惶惶或是全城震动,国家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只有操起武器奋起抵抗,才能无愧于芮尔典人的骄傲与勇武。一夜之间,德赫瑞姆涌现出一支八百多人的民防队伍,士气高涨无人退缩。

 

更让人震惊的是,国王哈劳斯此时从昏暗的领主大厅步出,向大庭广众宣布:

“我的子民!我知道你们是真正的芮尔典人,你们都是无畏的战士,都是国家的根基。国家运转的整整有条有赖你们,国家兴亡的存亡时刻也依靠你们。

“可是,战争太残酷了,我不愿意早已饱受摧残的人民再无辜送死,我更不愿意亲眼目睹帕拉汶的惨况。勇士们,请你们放下手上的武器,不要让敌人知道你们曾经手执兵器要大举反抗。否则,城破之时,便是大家被无情屠杀的灾难时刻啊!

“我知道,卡拉迪亚大陆的人们都不会放弃抗争,接受无条件无代价的失败。要是成为了亡国之君,沦为整个大陆的笑柄,那我宁愿自己马上就被割断喉咙。

“所以,芮尔典最后的荣耀,就让它最引以为傲的骑士去实现吧!我相信他们都是慷慨赴死、戮不旋踵的战士。这些人也许会成为最后的芮尔典骑士,全部在战场上为自己的祖国淌下最后一滴热血;但我不希望你们会成为最后的芮尔典人!

“现在,我以芮尔典国王的身份恳求我的子民,不要白白把生命送给你们的敌人,觅一条活路,为芮尔典留下种子,只要你们一天没有灭绝,芮尔典便不会灭亡!”

话音刚落,四方死寂,拿着铁犁、耙子、猎刀的人们纷纷收起武器,回到自己的家中。德赫瑞姆的市民已经明了,他们的国王虽然丢掉了吞并天下的雄心,更丢掉了广袤的富饶国土,但从没有丢掉爱民如子的赤诚。人们接受了国王最后的一道命令,纷纷收拾行囊,陆续告别了他们曾经为之付出一切的土地,像农夫播种一样,四散到整个大陆的各个角落。

 

哈劳斯悲情地送别了曾经对他无限爱戴的人民,转身又得投入到攻防战的部署中。伴着自己走完最后一段路的七位领主中,两位已经阵亡,剩下的也不妨一一报上名来:格雷恩沃德、戴尔威廉、罗车巴斯、迪斯平和特瑞典,这五位可当之无愧是芮尔典的死忠力量了。

“我王,若我军在城中死守不退,数量庞大敌军会因为军粮不继,当可在一个月内撤退,解决燃眉之急。”罗车巴斯从前曾是哈劳斯的一名近侍,后经提拔而立功受爵,因此总是对哈劳斯毕恭毕敬的。

“对,只要熬过这次攻势,来敌溃散以后,我们再乘胜追击,一举收复哈尼哥斯堡和伦迪亚堡,稍待元气恢复,必能夺回王都帕拉汶。”特瑞典是从小兵熬上来的,对戎马一生的哈劳斯同样充满敬畏。

“别再说了。”此时哈劳斯说出了故事的开场白,意在使他的手下清醒地意识到目前形势。“三国联军撤军以后就行了?你们可别忘了诺德人。正面对敌尚可坚持,可一旦凯尔瑞丹堡崩溃,诺德人从侧面攻过来,腹背同时受敌,我们定当死无葬身之地。”

“君上莫慌。德赫瑞姆的近郊尚有坚固的德其欧斯堡,即使城镇失守了,我们尚可后撤到那儿,再做打算。”迪斯平还很乐观。

“一群饭桶!你们都给我醒醒!”哈劳斯突然破口大骂,虽然他深知这些人是自己最后可以依靠的亲信。“德赫瑞姆丢掉了,我这顶王冠就等于丢掉了!芮尔典就是亡国!亡国!”之后便是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

 

“那么,不守,便战罢。”戴尔威廉终于吭声,打破这一阵死寂。眼见国家一步一步衰败至此,他的心情并不比任何人冷静,国仇家恨如暴风雨般席卷着这位饱经沧桑的领主的思绪。

哈劳斯紧皱的眉头一松,但没有一丝轻松,沉声问道:“诸位以为如何?”

“不战则矣,一战必死!”戴尔威廉骤然睁开紧闭的双眼,听起来虽像警告,但在众人看来却是鼓励。铮铮汉子,自当马革裹尸还!“我率一百芮尔典骑士可矣。”

“我领一百骑士!”格雷恩沃德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也要一百铁骑!”特瑞典那股战斗的热血再次沸腾。

“还有我!”迪斯平与罗车巴斯异口同声。

 

“命运已经为众位英雄预备了盛宴,荣誉与辛河一起流淌千年;战争从来不会改变,我们从不畏惧杀敌阵前!”哈劳斯嗓音高昂,诗篇淌出了偌大的城堡。

这是从古卡拉德帝国时便口耳相传的民谣,几乎每个大陆人都烂熟于胸。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是古卡拉德的第一位国王在他的最后一场血战吟诵而出的。

 

五百名芮尔典骑士迅速跨上自己的链甲战马奔出城门,分成了五列冗长的队伍,列阵于德赫瑞姆城下。

敌军的谋臣想出了一条恶毒的诡计:由投降的芮尔典领主先打头阵,用芮尔典的骑兵打芮尔典的骑士,自相残杀。更残忍的是,在混战展开后,维吉亚弓手将不分敌我地朝马背上的骑兵射杀,意在将芮尔典人赶尽灭绝,连投敌的芮尔典人也不留。

而那不下两千人的三国联军则慢慢逼近城池,划地为界,也摆出了阵列:罗多克长矛兵以十人为一组,靠拢成一个圆环,手执大盾,正如一只一只甲壳坚固的乌龟,唯一不同的是甲壳里面还伸出了十支致命的长矛。这样的圆阵共有二十多个,以抵御芮尔典骑士从坡地冲锋的冲击力。后面是四个竖排的维吉亚弓箭手,任务是狙杀马上的骑兵。除此以外,为数不多的库吉特弓骑手在主阵地外逡巡,准备猎杀每一名落单的芮尔典骑士。这样的阵营,芮尔典军队的冲锋等于自投到敌人的死亡陷阱中。

 

一个世纪以来,卡拉迪亚最残酷的战役开始了。无畏的芮尔典骑士硬是将惊慌失措、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叛国士兵打了回去,然后一鼓作气朝敌人主力冲锋。

不忍心去描绘那些血肉横飞、生灵涂炭的人间地狱,我只有告诉你这次冲击的伤亡数据。

罗多克长矛兵:损失十三个圆阵,伤亡二百余人,刺死芮尔典骑士两百二十三名。

维吉亚弓箭手:前方接敌,后方马上便混乱起来,伤亡一百五十多人,其余溃散到森林之中,射杀芮尔典骑士一百九十六名。

库吉特弓骑手:凭着灵活的机动力与充足的体力展开没有悬念的猎杀战,无人伤亡,歼敌八十一人。

请用你的算术统计一下芮尔典幸存的骑士。

 

零!

 

哈尼哥斯堡的东北方,德赫瑞姆的正南面,没有再长一草一木。

 

此役之后,哈劳斯生死不明,行踪成谜。有人说他在逃出德赫瑞姆时被近卫兵刺死,也有人说他逃往了其余城堡,更有人说是诺德人秘密接收了他。

在打扫德赫瑞姆城内时,发现了领主大厅哈劳斯那十名自刎殉国的精锐近卫兵,没有哈劳斯的尸体。

德其欧斯堡、凯尔瑞丹堡、温科德堡接连被攻陷,但俘获人员中并没有发现他。

不过,一年之后,有人向维吉亚的亚罗格尔克国王报告,说城中酒馆出现了一名身份不明的老人,白须白发,衣衫褴褛,却似乎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每每遇到芮尔典的流民总会倾囊相助。

国王听后忙乱起来,敌国君主竟然潜入了自己的王城?于是亚罗格尔克马上率十余名维吉亚卫士搜寻城内的酒馆,无获。

四国同时宣布:芮尔典王国已亡。

 

最后的最后,四国联军宣告破裂,罗多克、维吉亚、库吉特矛头直指诺德。三年后,诺德人被撵回海上。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关心哈劳斯的下落、生死,他的名字甚至像沙滩上留下的字迹一样,被时间洗刷而去。

2

路过

鸡蛋
9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大闽传教士 2017-1-9 14:18
写的 不错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gister!)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骑马与砍杀中文站

GMT+8, 2022-5-27 11:51 , Processed in 0.05710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